当前位置:首页 > 人才资源

释放人才红利 让更多青年受益

文章编辑:admin 文章来源:$pub 发布日期:2022-03-07 08:56:08 点击次数:

3月3日,在全国两会开幕前夕,教育部公布2021年全国教育事业统计主要结果。其中一个数据让人振奋:2021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10.9年。
尽管与2020年相比,2021年劳动年龄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只增长了0.1年。但在不少代表委员看来,这0.1年意味着正在逐步显现的人才红利优势。
如何释放越来越多的人才红利,为更多人才搭建平台,让更多青年从中受益?这成了全国两会上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人才红利的拐点即将到来,政策正在提前布局
想要释放人才红利,教育是绕不开的话题,也是其先行的必要条件。
国家统计局去年发布的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显示,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全国15岁及以上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由9.08年提高至9.91年。31个省份中,平均受教育年限在10年以上的省份有13个,9年以下的省份有4个。
去年9月28日,时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会上提到,虽然我国人口总量增速有所放缓,总和生育率下降,老龄化程度加深,但总体上看,人口红利依然存在,人才红利优势后发,人口健康水平不断提升。
他当时给出了一组数据,过去10年,我国人口受教育程度明显提升,教育事业大发展,其中大专及以上受教育程度人口2.08亿人,占劳动年龄人口的23.61%,比2010年提高11.27%。人才规模比重翻了近一番。
“人口素质明显提高,人才红利新的优势逐步显现。”宁吉喆说,这有利于促进我国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全要素生产率不断提高,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新的人才红利支撑。
“人才红利的拐点即将到来,政策正在提前布局。”全国政协委员、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范树奎对记者说,“中国制造”升级为“优质制造”、职业教育全面深化改革,以及教育部坚持普职分流,完善职教高考制度等,都在侧面印证这件事。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升级,推进更多产业工人或者新产业人才逐步实现从数量向质量的战略性转变。
在新的发展阶段,过去的“人口红利”如何转换为“人才红利”,成为许多人关注的问题。用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李健的话说,过去,经济增长一般依赖于劳动力、资本的投入,现在越来越依靠知识技术技能,对劳动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所以,人均受教育程度的提高符合未来经济发展的特征。
通过人口质量提升形成人才红利
人才的问题,也是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书记龚明珠长期关注的事情。
随着出生人口减少和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近年来,内蒙古人口出现了负增长,龚明珠认为,人口红利会逐渐减弱,通过人口质量提升形成人才红利,来消除人口数量下降的潜在影响,对包括内蒙古在内的中西部地区来说势在必行。
“全民受教育程度不断提升,劳动年龄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提高到11.3年”,这是“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目标之一。
“从内蒙古来看,‘十三五’末的劳动年龄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是10.4年,要实现11.3年的发展目标,意味着平均每年要达到0.18年的增长幅度。”龚明珠说。
为实现这个目标,内蒙古在短期内,要通过健全“控辍保学”机制、降低义务教育适龄人口辍学的发生风险、加大高中后的教育资源供给,确保到2025年,自治区的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高中阶段毛入学率、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等主要教育指标达到国家平均水平;长期来看,要继续加大教育经费支出力度,重点解决区域、城乡间优质公共教育资源配置不平衡、不均衡的问题。
在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胡卫看来,想要实现11.3年这个目标,先要保证九年义务制教育,“我们去调研时,呼吁恢复村小,但几个座谈会开下来,农村的基层领导都在发愁,师资问题不好解决”。
作为政协委员,胡卫常年跟随调研组,深入全国许多省份了解情况。他看到,在一些老少边穷地区,义务教育的普及程度仍不够,特别是在一些农村地区撤点并校、村小消失之后,这个现象尤其严重。他也看到,县城的高中正在“逐步垮掉”。
胡卫建议大力发展“互联网+教育”,让信息技术和现代教育教学有机结合,丰富基层的教育资源。他希望,未来的在线教育能够实现实时互动。
“政府工作报告也讲到要加强县的高中建设。高中的毛入学率一定要巩固,将来随着产业升级,整个国家经济结构变化,高中教育应该也逐步是我们基础教育中很重要的一环。”胡卫对记者说。
“人才红利不是简单地数数”
胡卫看过一项研究,其中提到劳动者“受教育年限每提高一年,GDP就能提高一个百分点”,受教育年限与国家的经济发展息息相关。
“人才红利不是简单地数数,不是简单地数一数我们有多少工程师,有多少教授,有多少博士。”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交通大学钟章队教授对记者说。
他认为,中国目前是研究生大国、工程师大国,但想要真正释放人才红利,还需建设一系列平台,让人才有用武之地,就像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建设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完善人才发展体制机制”。
在范树奎看来,提高劳动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最关键的是提高基数和质量。他认为,广大农村农民和服务乡村振兴各类人才均有提升素质的强烈需求。只有激发广大乡村地区人才红利,才能大幅助力提升全国人才红利。
今年全国两会,范树奎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增强涉农职业教育和培训的适应性,使职业教育和培训成为培育农村各类技能型人才的主渠道,激发乡村振兴人才培养的内生动力。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代表也持相同的观点,他告诉记者,提升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要在现有的劳动人口中下功夫,这是关键,“主攻方向应该是职业教育”。
胡卫也提交了“关于加快建设综合高中,推进普职融合发展”的提案,认为打通职业教育升学通道,是延长劳动者受教育年限很重要的举措。
“让三百六十行行行人才辈出”的提法出现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实现这一目标,要进一步促进教育公平与质量提升,推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和城乡一体化。
“今后,如何进一步培养更多的人才、留住更多的人才、吸引更多的人才,变‘孔雀东南飞’为‘鸿雁北归还’,就需要我们下更大的决心、用更大的力气、以更好的举措深入抓好人才工作,推动人才红利充分释放。”龚明珠对记者说。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上一篇:打造长三角一流现代化人才高地...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内容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

返回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风采 - 就业动态 - 人才库 - 人才培训 - 图片中心 - 人才资源 - 猎头公司 - 创业故事 - 就业指南

版权所有 - 人才信息网 www.zgrcx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牛街 电话:13810728867 /18638687274 邮政编码:10000 豫ICP备16027851号-1